-老树开花-

我咕我自己
世界不值得 但阿凌值得

大半夜突然想写 写的没头没脑
跟我念 渣男洛冰河
我觉得冰哥这种无情无义的人 对曾经欺压自己的人不可能动真心 就算动真心也只是像对待自己那些女人一样 今天爱着你明天哄着她
沈九被冰哥磨的恍惚以为自己对他还是有感情的 斯德哥尔摩症吧 ​​​
睡了晚安

评论(3)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