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树开花-

我咕我自己
世界不值得 但阿凌值得

「追凌」难以描述的梦

     “阿凌。”
     金凌半梦半醒之间,听见那人这么叫着他。他感觉一双手在自己身上游走着,一个个吻落在了它的脸上、身体上,泛着痒。
     金凌努力睁开眼,隐约看清了那人的脸,不确定地开口:“蓝……愿?”然后他感觉到蓝思追轻轻地吻了吻他的嘴角。
     金凌如善从流地双手抱住他的脖子,任蓝思追在他身上作怪。
     “唔蓝愿……”金凌头埋在他脖颈处,感到他的手在缓缓往下移动,“你轻点、否则我打断你的腿!”
     蓝思追笑了笑:“好。”
    
     然后金凌就醒了。
     金凌在床上呆滞了一会,脸通红。
     在心里无声的呐喊。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