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树开花-

我想要一个评论(|||▽||| )
世界不值得 但阿凌值得

猫耳凌凌!
课间和同学的脑洞

生气的草莓团子

上课瞎画画

吃一口糯米团子
小时候是小可爱 长大后是大可爱

忘了画阿凌的朱砂我有罪

「蓝愿你———不许笑!也不许看!」

摸个大小姐爽一下。
画完发现没有橡皮悲伤

「追凌」关于恐高

现代paro私设
金凌怕高
追凌交往前提 没告诉景仪和子真
其实景仪和子真知道假装不知道
没错蓝思追说漏嘴了
都知道金凌怕高

大概就是
小朋友组出门玩
一个悬空铁楼梯 踩起来会抖
金凌表面看上去很冷静的去摸扶手上楼
实则内心慌的一匹。
景仪和子真蹭的就上去了
景仪还在金凌边上蹬了几下
互损几句之后景仪滚了
金凌还在和楼梯作斗争。
蓝思追本来一直在他后面现在走到他边上
牵他的手    走吧,别怕,我在
蓝思追表面很冷静 内心激动到炸烟花
两个人都脸红扭过头就都没看见对方脸红

在上面看的一清二楚的景仪和子真
景仪:辣眼睛。
子真:…………嗯。

「追凌」暗恋的二三事

     眉毛、眼睛、鼻子……
     金凌趴在床边,看着床上的蓝思追,边心里默念着边细细打量着他,目光最后停在了他的嘴唇上。
     金凌就那么看着他看了很久,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鬼使神差的凑近他。
     两个人凑的很近,鼻子对着鼻子,金凌还能感到蓝思追平缓的呼吸打在自己脸上。
     蓝思追的睫毛很长。
     金凌这么想着,目光飘忽不定,最终又落到了嘴唇。
     金凌心里天人交战,做着挣扎,最终还是暗叹一口气,离开他嘴唇在蓝思追额头上缓缓落下一个吻。
     蜻蜓点水般的吻。
     金凌猛地直起身跑出了房间带上了门,他没看见的是床上的蓝思追脸慢慢红了起来。

    

「追凌」难以描述的梦

     “阿凌。”
     金凌半梦半醒之间,听见那人这么叫着他。他感觉一双手在自己身上游走着,一个个吻落在了它的脸上、身体上,泛着痒。
     金凌努力睁开眼,隐约看清了那人的脸,不确定地开口:“蓝……愿?”然后他感觉到蓝思追轻轻地吻了吻他的嘴角。
     金凌如善从流地双手抱住他的脖子,任蓝思追在他身上作怪。
     “唔蓝愿……”金凌头埋在他脖颈处,感到他的手在缓缓往下移动,“你轻点、否则我打断你的腿!”
     蓝思追笑了笑:“好。”
    
     然后金凌就醒了。
     金凌在床上呆滞了一会,脸通红。
     在心里无声的呐喊。

无聊涂个鸦 越画越崩 一点也不大吉

思追:悄悄的亲一口就跑
金凌:??

拼完图发现一堆画错的